在此次日澳2+2磋商中,日方派外相河野太郎和新任防相岩屋毅出席,澳方则派出外长佩恩和国防部长派恩。在联合记者会上,岩屋表示:“强烈认识到进一步巩固日澳防卫合作的必要性。”

日本防卫相小野寺五典(左美国防长马蒂斯澳洲防长佩恩(右)2018年6月2日新加坡日本和澳大利亚政府10日在悉尼举行了外长防长磋商(2+2),并在10日下午发表了联合声明。以中国在东海和南海的活动为背景,联合声明表明明年年内实施日本航空自卫队与澳大利亚空军的两国间首次战机联合训练,并不断加强军事上的合作。日本防卫相岩屋毅与澳大利亚国防部长派恩、日本外相河野太郎和澳大利亚外长佩恩参加了磋商。在磋商后的记者会上,相岩屋毅表示:“进一步认识到巩固日澳防卫合作的必要性。”联合声明强调:“日澳将基于相同的战略利益和共通的价值观,深化两国的特别战略伙伴关系。日澳战机训练名为“武士道卫士”,此训练以在日本周边空域活动频繁的中国为背景,原计划今年9月实施,但受到日本北海道地震影响延期。联合声明表示:对中国推进军事据点化的南海局势表示“严重关切”,并反对中国在东海“单方面行动”。双方共同确认了为维持和促进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地区而努力。日本赋予澳大利亚准同盟国的地位,日本赋予澳大利亚准同盟国的地位,不断推进与其进行防卫合作。是继美国之后,签订自卫队和澳军的物资通融的《物品劳务相互提供协定》(ACSA)的国家,今年1月的日澳首脑会谈也确认了将使《访问部队地位协定》(VFA)早期达成协议。《访问部队地位协定》(VFA)主要是商定两国军队在对方国家进行一时性活动时,卷入事故或犯罪后所采取的法律处理,目的是为了便于双方的共同训练。其内容主要包括:日本自卫队和澳军持入对方国家的物品关税的免除;坦克等军用车辆在对方国家道路上行使的认可;武器弹药进入对方国家的许可。如果这个协定顺利签订,日本自卫队和澳军将能自由地在对方国家举行军事演习,而日本方面认为:这种演习的本身,就可以形成对中国的抑制。

图片 1

日本和澳大利亚政府当地时间10月10日下午就在悉尼举行的外长防长磋商发表联合声明。声明提出,2019年年内将实施日本航空自卫队与澳大利亚空军的两国间首次战机训练。此外,声明还写入重视自由贸易,对抗不公平贸易惯例等事宜,双方拟加强合作。

据日本共同社(kyodo)报道,2018年10月12日,日本与澳大利亚外长和防长在悉尼举行“2+2”会议。

联合声明强调:“将基于共通的战略利益和共有的价值,深化两国的特别战略伙伴关系。”即将举行的战机训练被名为“武士道卫士”。训练原本计划2018年9月实施,但受日本地震影响中止。日澳今后将磋商具体日程。

(参考消息网10月12日报道)日媒称,日本与澳大利亚外长和防长“2+2”会议10日在悉尼召开。念及中国的崛起,日澳确认在海洋安全保障等领域加深合作。

声明还确认了扩充灾害应对、对潜艇战斗、地雷对策等训练的方针。

据日本《朝日新闻(Asahi
Shinbun)》10月11日报道,出席会议的日方代表包括外相河野太郎和防卫相岩屋毅,出席会议的澳方代表包括外交部长玛丽斯·佩恩(Marise
Payne)和国防部长克里斯托弗·派恩(Christopher
Pyne)。双方发表联合声明指出,两国将推进协调工作,为日本自卫队和澳军实施反潜战和扫雷等联合演习做准备。

有关经济关系,双方共同确认了为维持和促进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地区而努力,推进日本提倡的“高质量基础设施建设”的重要性。此外,声明提倡遵守国际规则。鉴于美国特朗普政府的保护主义贸易政策,声明还明确了支持改善世界贸易组织功能和全球贸易自由化的立场。

报道称,在“2+2”会议后举行的联合记者会上,提及中国的海上活动,岩屋声称:“(中国的活动)非常具有进攻性,我们对地区稳定感到担忧。”报道称,安倍政府之所以谋求在海洋安保领域加深与澳大利亚的合作,是因为看出澳大利亚对太平洋地区也高度关注。在“2+2”会议后的联合记者会上,派恩就日澳加强防卫合作一事强调,特别欢迎对太平洋地区的干预。

另据日本NHK电视台报道,河野与佩恩还举行了单独会谈。而此次2+2磋商,也是岩屋毅就任日本防相后的首次出访。

报道称,不过,对于澳大利亚而言,中国是最大的贸易对象。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将于本月访问中国。“2+2”联合声明提及了中国,但仅表示“再次强调了与中国的战略互惠关系的重要性”。

为简化繁琐的手续,使日本自卫队与澳大利亚军方的联合训练以及灾害发生时的联合救援活动得以更加顺利地实施,日澳双方确认将加快进行谈判,争取早日签署新的协定。该协定将就参加联合训练等的自卫队员等人员的出入境手续、武器弹药的相关操作和处理,以及发生案件事故时的审判权等方面制定规章制度。

另据《日本经济新闻(Nikkei)》10月11日报道,日本和澳大利亚两国政府在10日的外交防务“2+2”会谈中确认,力争尽快签署《访问部队地位协定》,为自卫队和澳军开展联合行动提供法律依据。着眼于中国的海上活动,双方还将两国关系明确为“准同盟国”。会谈联合声明就《访问部队地位协定》明确提出,双方再次确认了在尽可能短的期限内完成谈判的承诺。此外还就增加航空自卫队与澳空军进行联演联训机会的方针达成一致,包括在2019年年内实施首次战斗机联合训练。

报道称,澳大利亚外长佩恩在磋商中透露,安倍晋三首相预计将于11月访问澳大利亚北部的达尔文。访问达尔文将是强化战后日澳关系的象征性事件,也可能包含突出两国“准同盟国”关系的目的在内。两国在11月的首脑会谈中也将寻求在签署《访问部队地位协定》问题上达成框架共识。报道表示,日本强化与澳大利亚的关系也是日本首相提出的“自由开放的印太战略”的一部分。这一战略的思路是以日美澳印四国为中心,联合印度洋-太平洋周边各国,建立起合作。日澳之间的安全合作也被视为对抗中国的动作之一。

责任编辑:鲁路(QM0002)

相关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