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隋朝末年,天下大乱,各地义军风起云涌,隋汤帝统治摇摇欲坠。正在此时,李氏集团起兵于太原,攻克长安,翦灭群雄,建立了勃勃生机的唐王朝。晋阳起兵是他们这一行动的起点,那么谁是这次起兵的首谋者呢?
有关唐朝的史书,都说唐太宗李世民是晋阳起兵的首谋者,世民者,济世安民也,其父李渊起兵是被迫的,是被李世民拉了上了反隋的大船。《旧唐书。高祖纪》云:太宗与晋阳令刘文静首谋,劝举义兵,同书《太宗纪》云:时隋祚已终,太宗潜图义举,每折节下士,推财养客,群盗大侠,莫不愿效死力;《新唐书。高祖纪》云:高祖子世民知隋必亡,阴结豪杰,招纳亡命,与晋阳令刘文静谋举大事。计己决,而高祖未之知,欲
以情告,惧不见听。当李渊知道此事后,初是大惊,阳不许,欲执世民送官,己而许之;《新唐书。太宗纪》云:高祖起太原,非其本意,而事出太宗。据此看来,两书记载是一致的,都认为太原起兵的首谋人是李世民,而李渊只是被动的受摆布者。《通鉴》关于李渊受摆布的记载还非常具体:先是李世民与刘文静密谋,打算乘虚入关,号今天下,继又使裴寂说服李渊,最后李渊才不得不说:吾儿诚有此谋,已如知此,当复奈何,正须从之耳,今日破家亡躯亦由汝,化家为国亦由汝。这就是说,李渊是个遇事缺乏主见、无所作为、任人摆布的无能者,如果没有李世民,晋阳起兵就无从谈起。后来的一些史学专着,多从此说。范文澜《中国通史简编》认为:唐高祖爱好酒色,昏庸无能,只是凭借周、隋大贵族的身份,616年得为太原留守。他起兵取关中,建立唐朝,主要依靠唐太宗的谋略和战功,他本人并无创业的才干,连做个守成的中等君主也是不成的。南开大学编的《中国古代史》则说:李渊用他次子李世民的策略,自太原起兵反隋,十大院校合编《中国古代史》认为:李渊的次子李世民,十分精明干炼,他积极聚积力量,劝说李渊起兵反隋。
对此,学术界也有不同观点。许多学者认为,李渊是晋阳起兵的首谋者,他作为隋朝统治集团的一位重要人物,早就有叛隋起兵的念头,只是在正式起兵前几年里,一直处于隐蔽状态罢了,高祖审独夫之运去,知新主之勃兴,密运雄图。《旧唐书》及《通鉴》载高祖纵酒纳赂以自晦,其实纵酒即沉湎,就是装糊涂:自晦即混其迹,就是掩盖自己。李渊以纵酒作为自晦之计,是一种防护性的策略,以消除隋扬帝对他的猜忌,这正是他老谋深算的表现,不能斥之为昏庸的酒徒。据《旧唐书。字文士及传》,早在晋阳起兵前四五年,李渊就与字文士及在涿郡尝夜中密论时事,武德二年,字文士及降唐,李渊对裴寂说:此人与我言天下事,至今已六七年矣,公辈皆在其后。涿郡密论天下事,李世民才十三四岁,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怎能左右久居高位的李渊呢?615年,李渊受命为山西、河东抚慰大使时,副使夏侯端劝他早作反隋准备,李渊深然其言(《旧唐书。夏侯端传》)。又据《大唐创业起居注》载,李渊刚做太原留守,就暗暗自喜,对李世民说:唐固吾国,太原即其地焉。今我来斯,是为天与;与而不取,祸将斯及。然历山飞不破,突厥不和,无以经邦济时也。这表明李渊的政治野心。非常明显,李渊视太原为自己的地盘,早有并吞天下之心,李渊是个颇具雄心、富于权谋的政治家和军事家。晋阳起兵前,他就命李建成于河东潜结英俊,李世民于晋阳密诏豪友,为起兵作了组织上的准备。升任太原留守后,很快地取得了聚集在太原的济济群士的信任,成为关中地主众望所归的人。起兵攻入长安,约法十二章,很快稳定了关中秩序,当上了大唐开国皇帝。因此,晋阳起兵的主要策划者,首推李渊,他决不是昏庸无能之辈,而是一个素怀济世之略,有经纶天下之心的人物。晋阳起兵之时,年仅20岁的李世民,从年资、阅历或者实际的政治、军事经验来说,都够不上首谋人物,无论从资历还是威望上,都及不上李渊。

隋朝末年,天下大乱,各地义军风起云涌,隋汤帝统治摇摇欲坠。正在此时,李氏集团起兵于太原,攻克长安,翦灭群雄,建立了勃勃生机的唐王朝。晋阳起兵是他们这一行动的起点,那么谁是这次起兵的首谋者呢?
有关唐朝的史书,都说唐太宗李世民是晋阳起兵的首谋者,世民者,济世安民也,其父李渊起兵是被迫的,是被李世民拉了上了反隋的大船。《旧唐书。高祖纪》云:太宗与晋阳令刘文静首谋,劝举义兵,同书《太宗纪》云:时隋祚已终,太宗潜图义举,每折节下士,推财养客,群盗大侠,莫不愿效死力;《新唐书。高祖纪》云:高祖子世民知隋必亡,阴结豪杰,招纳亡命,与晋阳令刘文静谋举大事。计己决,而高祖未之知,欲
以情告,惧不见听。当李渊知道此事后,初是大惊,阳不许,欲执世民送官,己而许之;《新唐书。太宗纪》云:高祖起太原,非其本意,而事出太宗。据此看来,两书记载是一致的,都认为太原起兵的首谋人是李世民,而李渊只是被动的受摆布者。《通鉴》关于李渊受摆布的记载还非常具体:先是李世民与刘文静密谋,打算乘虚入关,号今天下,继又使裴寂说服李渊,最后李渊才不得不说:吾儿诚有此谋,已如知此,当复奈何,正须从之耳,今日破家亡躯亦由汝,化家为国亦由汝。这就是说,李渊是个遇事缺乏主见、无所作为、任人摆布的无能者,如果没有李世民,晋阳起兵就无从谈起。后来的一些史学专着,多从此说。范文澜《中国通史简编》认为:唐高祖爱好酒色,昏庸无能,只是凭借周、隋大贵族的身份,616年得为太原留守。他起兵取关中,建立唐朝,主要依靠唐太宗的谋略和战功,他本人并无创业的才干,连做个守成的中等君主也是不成的。南开大学编的《中国古代史》则说:李渊用他次子李世民的策略,自太原起兵反隋,十大院校合编《中国古代史》认为:李渊的次子李世民,十分精明干炼,他积极聚积力量,劝说李渊起兵反隋。
对此,学术界也有不同观点。许多学者认为,李渊是晋阳起兵的首谋者,他作为隋朝统治集团的一位重要人物,早就有叛隋起兵的念头,只是在正式起兵前几年里,一直处于隐蔽状态罢了,高祖审独夫之运去,知新主之勃兴,密运雄图。《旧唐书》及《通鉴》载高祖纵酒纳赂以自晦,其实纵酒即沉湎,就是装糊涂:自晦即混其迹,就是掩盖自己。李渊以纵酒作为自晦之计,是一种防护性的策略,以消除隋扬帝对他的猜忌,这正是他老谋深算的表现,不能斥之为昏庸的酒徒。据《旧唐书。字文士及传》,早在晋阳起兵前四五年,李渊就与字文士及在涿郡尝夜中密论时事,武德二年,字文士及降唐,李渊对裴寂说:此人与我言天下事,至今已六七年矣,公辈皆在其后。涿郡密论天下事,李世民才十三四岁,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怎能左右久居高位的李渊呢?615年,李渊受命为山西、河东抚慰大使时,副使夏侯端劝他早作反隋准备,李渊深然其言(《旧唐书。夏侯端传》)。又据《大唐创业起居注》载,李渊刚做太原留守,就暗暗自喜,对李世民说:唐固吾国,太原即其地焉。今我来斯,是为天与;与而不取,祸将斯及。然历山飞不破,突厥不和,无以经邦济时也。这表明李渊的政治野心。非常明显,李渊视太原为自己的地盘,早有并吞天下之心,李渊是个颇具雄心、富于权谋的政治家和军事家。晋阳起兵前,他就命李建成于河东潜结英俊,李世民于晋阳密诏豪友,为起兵作了组织上的准备。升任太原留守后,很快地取得了聚集在太原的济济群士的信任,成为关中地主众望所归的人。起兵攻入长安,约法十二章,很快稳定了关中秩序,当上了大唐开国皇帝。因此,晋阳起兵的主要策划者,首推李渊,他决不是昏庸无能之辈,而是一个素怀济世之略,有经纶天下之心的人物。晋阳起兵之时,年仅20岁的李世民,从年资、阅历或者实际的政治、军事经验来说,都够不上首谋人物,无论从资历还是威望上,都及不上李渊。

隋朝末年,天下大乱,广大“百姓困穷,财力俱竭,安居则不胜冻馁,死期交急,剽掠则犹得延生,于是始相聚为群盗”,最终各地义军风起云涌,大隋朝摇摇欲坠。此时,太原的李氏集团开始起兵,迅速攻克长安,翦灭群雄,建立唐王朝。

我们暂且不论李世民是否修改过《新/旧唐书》,先来看看其他史书的记载。

图片 2

李渊哪里敢明目张胆地“起兵”?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据《大唐创业起居注》记载:李渊得知自己被任命为太原留守时,暗地里高兴得不得了,对李世民说:“唐固吾国,太原即其地焉。今我来斯,是为天与;与而不取,祸将斯及。然历山飞不破,突厥不和,无以经邦济时也。”

仅用六个月的时间,李渊就攻占长安,拥立隋炀帝孙子代王杨侑为帝,即隋恭帝,改元义宁。李渊自任大丞相,进封唐王。义宁二年(公元618年)五月,隋恭帝杨侑禅位于李渊,李渊称帝,定国号为“唐”,隋朝覆灭。

而同书《太宗纪》也载:“时隋祚已终,太宗潜图义举,每折节下士,推财养客,群盗大侠,莫不愿效死力”。

加上当时社会上流传着“李氏当为天子”的童谣,生性多疑的杨广就将李渊派遣到山西、河东担任抚慰大使,负责平定内乱,之后又任命李渊为太原留守,另外派了王威、高君雅为副守将监视李渊。

李氏集团行动的起点就是晋阳起兵,关于“晋阳起兵”《新/旧唐书》记载得十分清楚。

那么,历史真的就是这样吗?

又如《旧唐书?夏侯端传》载,615年,隋炀帝任命李渊为山西、河东慰抚大使,命其剿灭当地的起义军。此时,副使夏侯端劝他早作反隋准备,李渊“深然其言”。

从以上两书的记载可见,都认为太原起兵的首谋为李世民,而李渊只是被动接受,甚至还被“胁迫”。

晋阳起兵后,李渊听取谋士意见,以“乘虚入关,号令天下”为战略方针,将军队三分,分为左、右、中三路实施进攻,李渊担任整场战争的总指挥,长子李建成为左军大都督,次子李世民为右军大都督,四子李元吉为中军大都督。

要知道,起兵就是谋反,弄不好要诛九族的。

再来看看《旧唐书》里的其它记载。如《旧唐书?字文士及传》记载,早在晋阳起兵前四五年,李渊就与字文士及在涿郡“尝夜中密论时事”,要知道此时的李世民才十三四岁,不可能“胁迫”他爹吧。

再说
李渊的母亲为隋文帝独孤皇后姐姐,李渊和杨广还是表兄弟关系,他的一切都是杨家所给。

图片 3

我们来看看,《旧唐书?高祖纪》记载:“太宗与晋阳令刘文静首谋,劝举义兵”,“高祖起太原,非其本意,而事出太宗。”

可为什么很多史书描写晋阳起兵前的李渊“爱好酒色,昏庸无能”呢?不得不说这是李渊的高明之处。

可见,李渊早有“叛逆”之心。

而当时隋朝大部分兵力都被调往镇压农民起义军,李氏集团的大军才能势如破竹,连连胜利。

《新唐书?高祖纪》记载:“高祖子世民知隋必亡,阴结豪杰,招纳亡命,与晋阳令刘文静谋举大事。计己决,而高祖未之知,欲以情告,惧不见听”。当李渊得知真相后,先是“大惊”,“阳不许,欲执世民送官,己而许之。”

早有吞并天下的李渊,起兵前首先主动与突厥“联合”,“讨好”李密,还注重培养人才,求贤若渴,招兵买马。

相关文章